沅江汽车网

当前位置:

温州地方金融风波七年记

2019/11/09 来源:沅江汽车网

导读

温州有料的原创财经自媒体叔话温州-No.7温州地方金融风波七年记作者:牛三素材支持:叔友会读者社群一 曼哈顿的幻境

温州有料的原创财经自媒体

叔话温州-No.7

温州地方金融风波七年记

作者:牛三

素材支持:叔友会读者社群

一 曼哈顿的幻境

我毕业刚进入温州的银行业,就遇上四万亿的政策资金潮水。

温州银行业的主要业务就是想尽办法给客户授信,各个经营单位都在赛跑出账速度和存款金额。

曾有一次,我们去江西办理一个客户的厂房抵押手续。当地的登记人员非常吃惊地问我们:“厂房评估就这么点钱,你们贷款合同的金额怎么那么大?”

“这是担保项下追加抵押,主要看的是担保金额。”

“担保?拿什么东西担保?”

我们看着她吃惊的样子,觉得江西这地方真是死板,怪不得发展不起来。

反观温州,温州人很灵活,温州的金融机构也学到了这种灵活的精髓。在抵押物不足的情况下,担保、互保、甚至联保,极大地撬动了温州银行业的信贷杠杆。

那时候温州的银行业不良率是全国地市级最低的。各个银行的温州分行,在总行那边考核都是名列前茅,行长颇有面子。

整个温州市歌舞升平,仿佛到处都是钱。谁要是没点钱在外面吃利息,都不好意思出门。

一个龙港的朋友回忆说,那时候他在北京读书回来,发现老家的兄弟们都是豪车出入,KTV挥霍。他的一个兄弟叫他快点回来发展,说温州很快就会是中国的曼哈顿。

温州诞生了一个叫中瑞的财团。在这之前,“财团”这个豪气冲天的词只在影视剧的香港、美国等地出现。中瑞财团在一大片非洲一般的城中村里搞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欧洲城,后来又在瓯江路搞了个高端楼盘,就叫曼哈顿。曼哈顿的旁边就是那个被更多人提及的鹿城广场,曾经10万每平米的单价让北上广也黯然失色。

一时间全国人民都在羡慕温州人有钱,在外地上大学、做生意的温州人都特别自豪。

这是属于温州人的神话,温州人成了东方的犹太人,温州成了中国的曼哈顿、迪拜。

二 幻境的破灭

2011年7月,在我银行工作满三年的时候,我按照自己的职业规划提出辞职。

我感觉在这种只需要资源拉业务的银行环境里,自己没有用武之地。

我有限的专业知识告诉我,温州银行业这样简单粗暴的水平,有这么低的不良率真的是老天不长眼。

在画饼式的挽留下,我摇摆了一阵子,没能够及时撤离。再过了两个月,跑路潮来临,我也走不掉了。

之前天天被盯着出账,拉存款,突然变成了被盯着走企业,查水表。

那些客户经理,已经习惯了在任何的调查报告里都写上”企业综合实力较强“的总结;

那些审批人员,已经习惯了坐在办公室捣腾一堆拼凑的调查报告和财务报表,拿着计算器加减担保抵押的覆盖范围;

这时候,两拨人突然要一起走访企业,风险排查,突然好不自在,每天跑得狼狈不堪。

不过对于灰头土脸的银行人员,企业主们也都是客客气气接待,低到尘埃里。

有个挺大的公司,我们之前找老板签字,都要在办公室门外候上很久的,现在老板都积极跑银行来签字了,还一个劲的表示心疼银行人员辛苦;

还有的,匆匆忙忙回个电话:“抱歉啊,刚才真的没听见。我没跑,没跑,企业都正常开工呢,不信你来瞧呢。”

我一个客户,听说我们银行可能要抽贷100万元时,颤抖着跟我说,他接下来会如何重整自救,可千万别压了。过了几天续贷的事情还卡着,我再见到他时,头发已经全白。

有一天,领导问我说:“你为什么同意给这个企业续贷?”

我说:“这次到期的只是一小部分,如果不续贷,后面的铁定不会还进来了。另外...”

“另外什么?”

“另外这个企业或许会死,但是我不希望我们是第一个下手推他的。”

朋友说,我这种心慈手软的人,不适合在金融业干。我恍然大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在金融业混,还这么穷。

三至暗时刻

温州银行业的至暗时刻来了。

一些网点甚至一年亏掉了十年的利润。昔日风光的行长,一个个被撤换。

这其中,问题贷款尤以浦发、广发、深发(后来的平安)和建行等几个风格激进的银行最为突出,坊间称为“三发一建”。

昔日表彰温州分行经营出色的总行,这时候把温州分行的经营管理水平批评得一塌糊涂,纷纷派驻高管进驻温州网点,进行收权管理。

平时见到分行领导都毕恭毕敬的小职员,人生第一次见到总行的领导,还这么气势汹汹,个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调查报告改了又改还是常常被扔出来。

政府方面则是成立了各种协调小组,调停银行与企业的矛盾,化解担保链危机,可是在庞大复杂的金融问题面前,在强势的银行总行面前,本身就不专业的机关人员注定力不从心。

当时正在温州大刀阔斧施行改革的主政官员,尽管群众基础深厚,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甚至有舆论指责这场危机,是他拆违拆出来的。当然,也有很多人感叹他生不逢时。

温州的银行机构和人员,夹在企业、总行、和地方政府之间,处处不讨好,甚至一不小心,底层的员工还被拿出来牺牲背锅。

平安银行的一个客户经理在这场风波中因为违法放贷罪被判了六年,相关的领导却没有任何责任。这个案件引起了国内司法界的广泛关注与争议。有人指责这是为担保企业脱保的恶行。

一时间,温州银行业的客户经理人人自危,但是没有形成合力的声音。

后来有个学妹想不开,还是要进温州的银行业,问我什么银行好。我说:珍爱生命,远离平安。这,纯粹出于个人的喜恶。

四 跑路潮

那场金融风波,离不开的关键词是“跑路”。

领跑的标志性人物,是信泰集团的胡福林。2011年9月20日,胡福林跑到美国的消息不胫而走,引起厂区大批人员聚集。接下来每天几乎都有跑路的新闻。

温州花了很多精力,把胡福林从美国劝过来,作为“迷途知返”的典型案例去宣传和扶持,整合10家外地温州商会的资源,倾力打造信泰皮革鞋料市场。这个市场,这几年的消息很少了,不知道生存得如何。

一个法律界的人士跟我说:“帮扶企业的初心是对的,但是一个跑路的老板,应该得到有力的惩处,而不是弄成好的榜样。”

其实在信泰之前,抢跑的运动员是江南皮革厂的黄鹤。早在2011年4月,黄鹤就跑了。可惜那时候,大家只是把他当作一个孤立的个案,并不在意。

黄鹤的跑路,本来在那场的风波中并不瞩目,因为跑得太早了,规模也不大。直到2013年,一段录音在成都横空出世。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老板黄鹤欠下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录音很快走红,各地的小贩都从中发现了营销秘密,一边大骂老板黄鹤,一边兜售三无产品的皮具产品。

2015年,一个网络音乐人又将其改编成了歌曲。魔性的歌词和鬼畜的曲风,引得网友疯狂转载,这次可谓是爆红。

从此,黄鹤成为温州跑路老板的代言人。温商的形象,也因此遭受了巨大摧残。

如今很多外地的人,对温州当年的金融风波,只记得这么一首歌曲,只记得江南皮革厂。

五 企业伤亡情况

没出事的企业都是相似的,出事的企业各有各的戏路。

在那场风波里,正泰、森马等大型企业,基本上没有伤筋动骨;

而小微企业、个体户也大多没有波及,以此为主要客户群体的农商银行不良率一枝独秀,让业内侧目。

出事的重灾区是营收数千万、数亿的中等规模企业。

瓯海的信泰集团,眼镜大王成了跑路大王;

乐清的东方造船,流血登陆伦敦交易所,第二年就摘牌退市;

永嘉的顺吉集团,出纳出身的“富婆”施晓洁被控诈骗7亿多元,其丈夫还用4000万元去包养小三;

泰顺的立人集团,凭借一个育才中学的声望,集资深入当地的各个角落和人群,在当地炸开也是一颗惊雷,一个债权人还在育才中学里上吊了;

龙湾的月兔空调,作为温州家电业的四大花旦之一,历经多次重组,也仍是埋入了温州一代人的记忆里;

庄吉、高邦、拜丽德,生活秀等,这些温州服装业的二线明星,从此深陷资金漩涡,淡出了温州人的视野。

在风波初期,温州担保行业协会召开共同抵御风险的行业大会,还邀请了中央中央部门的一些领导。后来,担保行业会长单位也破产了。

我没有看到数据,那场风波倒了多少企业。这个数据也不好统计,因为有些企业虽然活下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倒闭。

不少人认为,2013年实际上才是温州最困难的年份,因为大批企业真的撑不住了。

我原来的一个同事,后来的岗位职责,是专门维护这些半死不活的存量企业。

“就像一个重症病人,长期在那里挂点滴,也不知道什么会死掉。我们也不能拔掉点滴。”他说。

六 漫漫金改路

2015年曾有媒体报道,温州这场风波给银行业造成的损失有可能突破2000亿元,仅2013年坏账核销总量竟占到全国银行业的28%。如果算上民间资本,这个损失的数字可能超过6000亿元,超过了温州一年的GDp总量。

温州官方今年公布的数字,风波以来累计处置1900亿不良贷款,也是另外一个可以参考的数字。

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的数字,但不可否认的是,傲娇的温州从此元气大伤,个别经济指标一度出现负增长,曼哈顿成了曼哈屯。

尽管政府该不该出手相救,在经济学界有一定争议,但是中央还是决定支持温州,设立了综合金融改革试验区,温州也提出了自己的金改12条任务。

温州成立了全国首批五家民营银行之一的民商银行,对农商银行批量完成股份制改造,也成立了民间借贷登记中心,发布了温州指数等等。

但是作为一个地级市,无论是政策权限,还是金融人才,都在制约着金改的深入。

民间借贷登记中心只是热闹了一阵子,全国招募的金改108将也早散了,组建的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商业保理公司缺乏业务可做,位于高新区、双屿等地的金改广场也改旗易帜了。

即使回到最核心的银行业,除了不良资产的不断核销,也还有不少问题亟待破解。

温州银行IpO进程停滞不前;

民商银行创新基因缺乏,也做起了大项目大平台;

温州人遍布全世界,但是温州至今也没有引入一家外资银行。

曾经规划的本土保险公司、信托公司等,也一直搁浅。温州上市企业的数量依旧处于浙江后列,处于苦苦追赶之中。

七 后风波时代

这场影响深远的金融风波重创了温州经济,让温州浙江老三的位置岌岌可危。

实体产业空心化,资本过度杠杆化,是人们总结这场风波的重要原因。

经过七年的康复,温州的一些经济指标,这两年终于在全省的位置有所前移,城市的硬性环境也有了较大的改善。

为提振温州的信心,浙江也提出了铁三角的概念。

可是温州人,在那场风波中学到足够的教训了吗?

三年前,我进入了私募行业,算是重新回到了金融圈。我接触了一些温商系的上市企业、资本大佬,发现他们说的最多的是“融资”、“运作”,而鲜少有人探讨具体的产业和产品。

这几年,国内的股市,币圈,以及p2p领域,都有一股温州势力在搅动,被媒体称为温州帮,这种叫法好比斧头帮这样的黑社会,污名化了温州资本。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些温州人对资本形成了贪婪,便很难再回头了。

更可悲的是,地方金融风波重创,也阻碍不了温州新一轮韭菜的蓬勃发展。

以互联网金融为代表的线上理财,以财富公司为代表的线下投资,如雨后春笋般在温州冒出。

从万膳商城,书画宝的骗子平台,以及今年暴雷的诸多网贷平台、财富机构,无论是地痞流氓,还是半路和尚搞的平台,都能轻轻松松在温州卷走数以亿计的资金。

有一次我在超市门口看到一群大妈大爷为了大米、食用油,纷纷购买某媒体平台的互金产品时,心情也是复杂。

风险?底层资产?他们不懂,卖他们产品的人,其实也不懂。

温州没有金融人才,只有金融营销人才。

这当然不仅是温州的问题,也是全国的问题。

作为被2011年那场金融风波重创过的城市,温州是金融改革的试验区,如今也是两个健康的先行区,任重而道远。

我认为,温州最核心的努力方向,就是提升温州企业主的投资理念和老百姓的金融素养,心灵的健康才是真正的健康。

有朋友听说我要写温州金融风波的文章时,瞪大了眼睛问到:我很好奇,七年了,那个江南皮革厂的黄鹤到底藏在了哪里?

我望着滔滔瓯江,逼格满满地回答:我不好奇那个,我要思考的是,温州的金融,该往何处走。

全文完,感谢您的阅读,也感谢叔友会读者社群提供的一些建议。

提高温州人的金融素养,一直也是温州金融大叔的使命之一。预计本周末,温州金融大叔将联合金融圈的朋友们,在温州举办大型线下沙龙《温州人该如何敬畏投资理财》,牛三大叔将亲自登场主讲。

本次活动将由城市运营领导者中国金茂旗下的旗舰楼盘金茂府特约冠名,以及位于滨海园区的滨奥奥迪4S店联合赞助。

具体活动信息,请留意我们过两天的报名方案。

西地那非持续时间

goldviagra美国

威尔刚效果如何

伟哥真假

标签